当阿智和阿成潜入办公室时,只有总经理柳欣仪的办公室灯还亮着。

他们两人曾经是这公司的员工,但现在不是了。恶意的扣薪和解雇,把两人逼走。

这家公司不是什麽好公司,公司的体质基本上算是家族企业,所有坐在高层的,若不是和老板有亲戚关系,就是有裙带关系,即使一点能力都没有,还是可以坐在主管办公室里,说屁话,领乾薪。

现在坐在总经理办公室的那女人柳欣仪,就是最典型的例子。她本来是公司负责人的小三,靠着年轻貌美,赶走了元配,还拗到老头让她领了个总经理的头衔。

她根本没有专业能力,但是有关系就没关系,一群能力比她强得多的属下,还是只能对着她言之无物的训话唯唯诺诺,不能反抗。

即使如此,年末时她还是裁掉一群人,安插自己的人手,并对心腹沾沾自喜地说,自己可是为公司省下了一笔年终奖金。

这群被恶意裁员的人,包括阿智和阿成,内心无不充满怨恨。

但怨恨归怨恨,真正采取行动的人却是少之又少。

他们两人可是规划周详,今天要来好好吓吓这个臭女人,给她一点小教训。

刚好柳欣仪平常都有在办公室待到深夜不回家的习惯,要抓到她落单的机会不难。

他们跟楼下的警卫伯伯搭讪,还送了瓶高粱,看着他喝得烂醉,呼呼大睡。

两个人突然出现在柳欣仪办公室门口,把她吓了一大跳。

她赶快把一样东西从桌下塞进抽屉里,小动作没有逃过两位男下属的眼睛。

「嗨,总经理,我们今天特地跟你来打个招呼的。」两个男人进了办公室,顺手把门反锁上。

「你们干什麽!」柳欣仪一开始慌张後,马上镇定下来,「你们都已经离职了,还不快滚!我马上就叫警卫上来!」

阿智一个箭步抢上前,把电话线拔掉。

「不用忙了,」他冷笑地说,「没有人会来救你的。」

「你想干嘛?」柳欣仪有点慌乱,仍然强自镇定,「要钱?我这边有,多的是,你们要的话就拿去,你们今天闯进来的事,我就不计较了。」

「我们不想要钱,我们要你道歉!」阿成说,亮出了手上的刀子,「你仗着你是董娘,就任意侮辱人,我要你道歉!」

柳欣仪脸色有点难看,她认为眼前是两个失败的鲁蛇,这麽大费周章的闯进来,只是为了要她道歉?失败者就是失败者,谅他们也不敢怎样。

「我解雇你们,不是私人恩怨,」她又摆出总经理的架子,「只是,你们没有那个能力,是能力不到,我们公司要的人才,你们做不到,不是我要找你们麻烦,都是公事公办。」

「说得真好听。」阿成怒极反笑。

阿智却趁她不注意时,走到柳欣仪身边,拉出她刚刚关上的抽屉。

她还来不及阻止,他就拿起了她刚刚塞进抽屉里的东西。

一支沾满黏腻淫液的假阴茎,触手还有点温热。

「不错嘛,柳总,」他把假阴茎扔在桌上,还在桌上弹跳两下,滚了一圈,「这就是你说的认真办公?看来你平常教训我们,说自己半夜不回家,日日夜夜都在这里想着要如何把公司的业绩再上层楼,做法就是这样?很有效喔。」

阿成忍不住哄笑出声,柳欣仪的脸一阵红一阵白。

自己家里那老头管得严,又满足不了她,加上怕被发现自己的「玩具」,她才常常躲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办公室,偷偷自慰

「够了,」她怒声说,起身往外走,「我『亲自』下去,你们跟那个看门口的通通都给我走路滚蛋!」

阿成一把把她抓住,将她双手反剪在背後,「想走,没这麽容易!」

他脱下领带,把女人挣紮不休的双手绑起来,架回办公桌前。

「柳总,我们想看看你都怎麽『思考』提升公司的业绩。」阿成在她耳边说。

柳欣仪突然尖叫一声,阿成把她的裙子脱掉,又一把扯下了她的内裤,一双修长的美腿和两腿间的细茸茸的黑毛马上暴露在两个男人眼前。

「你们,你们死定了!」她虽然惊慌,还在嘴硬,「现在停手,我还能放过你们两个,不然,我一定告死你们!」

阿成的回答是一把把她从背後抱起来,两只手各扶住一只腿,让她已经充血的阴蒂和阴唇,还有往外渗着透明爱液的淫穴,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。

「呜……不要!」柳欣仪羞耻地别开了脸,眼眶因恐惧浮出了泪水。虽然她年纪轻轻,便靠着二十多岁的青春肉体征服了五十几岁的老男人,才到达今天的位置,可是这种双手被绑缚在背後,下体暴露在男人面前的羞耻姿势,却是第一次。

「现在才知道求饶?太迟了吧。」阿智附到她耳边,轻轻地说,还轻含了她美丽的耳垂,引起女人本能地一阵轻颤。

阿智用手轻揉着她的阴唇和阴蒂,柳欣仪的身体便起了反应,酥麻的快感透过肿胀充血的阴蒂一阵阵传来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不要……」她说服自己,她是被强迫的,但被男人抚摸的下体却越来越舒服,爱液阵阵流出。

阿智的手接着往上伸,到她胸前,并一把用力地扯开她的衬衫,并解开了前扣式的胸罩。

柳欣仪一双硕大浑圆的美乳马上弹跳出来,跃入两个男人的眼中,虽然早已不是处女,她引以为傲的乳尖还是浅浅的粉红色,挺立在牛奶般的雪白胸脯上。

「不要!」她尖叫一声。

意识到男人的眼光,柳欣仪害怕又耻辱地挣紮起来,但激烈跳动的雪白奶子反而更激起了两个男人的欲望。阿智目不转睛地看着,阿成更是腾出了一只右手,抓住她圆球一样的乳房,一只手几乎抓不住,他用手揉着,一面用食指挑逗着她敏感的乳尖,让它马上变得又硬又挺,好像在渴求更多爱抚。

「唔……」她忍不住呻吟出声,有一阵子没有男人好好爱抚的身体已经起了强烈的反应,但又不能屈服这两个她平时瞧不起的男下属之下,只好强自忍着。

阿成继续用刚刚分开双腿的姿势抱起女人,坐到了办公桌上。

「这张桌子真大,适合狠狠地操你,你说呢,柳总?看看你都湿成这样了,」阿成从背後紧贴着,附在她耳边说,一面亲吻着她纤细优美的修长颈子。

他跟阿智原本只是想来吓吓她,给她个小教训而已。但是现在弄假成真,两人在裤子里的阴茎都硬了,阿成充血的肉棒隔着一层薄薄的裤子,抵着她紧翘的美臀。

「求求你们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她无法想像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两个男下属轮奸,以後该如何自处,但随即她发现,开口求饶只是徒然,两个男人看着她的眼神,彷佛狼在垂涎一只肥美的羔羊。

阿智拿起假阴茎,抵在她湿润的肉穴洞口,慢慢一寸一寸推进去,再拉出来。

他反覆地抽插数次,柳欣仪本来就已经湿了的淫穴,又涌出了新的淫水。抽出体内的玩具,滴下了透明黏稠的液体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即使内心感到屈辱,被反覆玩弄的肉穴,玩具磨擦着湿润的甬穴,从肉壁内部深处无法控制地涌出一阵阵快感。「唔……求求你……」她呻吟着,也不知道自己是求他停下来,还是求他继续。

平常自己使用的时候,感受没有那麽强烈,现在节奏都掌控在阿智手上,她不由自主的随着他手部抽送地节奏,性感而淫荡地扭动臀部,一边「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地发出压抑的淫声。

她压抑的浪声,反而让两个男人的阴茎更加肿胀。

「柳总很久没男人了吧,看你这麽饥渴,家里那个不能满足你吧。想不想试试看我们两人的肉棒?」阿智对她说着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不行、不行……」她咬着下唇,还是不断发出淫声,只能用残存的理智强迫自己不回答,其实肉体饥渴已久,那在下体进进出出的东西就是证明,「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强烈的快感,女人知道自己快不行了。

「啊啊啊啊啊!!」她突然叫起来,原来是阿志惩罚性地用手上的假阴茎,用力地抽送了好几下。强烈的感受,让她一阵抽搐,痉挛的肉穴用力吸紧了假阴茎。

她看着男人的裤裆,已经高高地撑起了一座帐篷。她心知自己若不做些什麽,今天不被两个男人轮奸几次是不可能的。

即使如此,她心中还是抱着一丝希望,以为只要撑到警卫来了,就能救她。

「我可以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可以帮你们吸,轮流帮你们吸……」她说。

「呵呵,」阿智笑了,「柳总要帮我们吸,这当然是我们的荣幸,再好不过了。」

她知道自己的嘴功是一流的,当年主要就是靠这招,收服了家里的那个老头,若能吸到两个男人都泄了,或许可以逃过一劫。

阿智解开了她手上的束缚,让她反转过身来,面对坐着的阿成的裤裆。阿成赶紧掏出了肿胀的肉棒,让她用樱桃小嘴含着。女人迫不及待地吸吮了起来,还用舌尖绕着龟头划圈,使出浑身解数,一心一意要让男人达到高潮。

「喔喔……柳总,你的嘴巴真棒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阿成按住了她的头,快感直冲脑部。

用嘴巴服务阿成的柳欣仪并没有注意到,她紧实的美臀和背部正毫无保留地暴露在阿智的眼前,刚刚留在淫穴里的假阴茎还没抽出来,现在裸露在外的那部份,正随着她上上下下的动作,在她大腿的根部颤动着,形成一幅极其淫靡诱人的景象。

阿智的脑子,此时已经被性欲冲昏头了。

他趁着柳欣仪不注意的时候,抽出了插在她体内的玩具,掏出他那已经胀痛不已的肉棒,对准她那淌满淫液的洞口,「噗哧」一声,直插到最深处。

「啊啊啊……」柳欣仪弓起了身体,毫无心理准备,一时间无法承受,阿智的肉棒比她想像得来得粗长,她感受到一阵撕裂的痛楚,「不可以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把它抽出来……」

阿成粗暴地把她的头下压,逼她再度含住他的肉棒。她双眼含泪,没想到自己真的在办公室里,被男下属轮奸了,然而在两人的暴力之下,她只能屈从,心里祈祷一切赶快结束。

阿智的阴茎缓缓地在她体内动起来,不一会儿就已经被流出的爱液彻底润滑,毫无阻拦地进进出出。他扶着柳欣仪的肩膀,臀部一下一下地冲刺着,挺进她紧致的小穴里,低头欣赏着她纤细优美的腰和两瓣滚圆雪白的臀瓣,它们正随着自己的抽插扭动着、配合着,每次他用力撞击她的臀部,她丰满的美肉都会强烈地震动一下,发出啪啪的淫荡肉声,还不时会吐出阿成的肉棒,像是忍不住了似的发出低声呻吟,充份湿润的私处更是跟着抽插发出淫荡的水声,不断溢出的淫液随着抽出的肉棒一波波往外流,流下她修长的大腿,弄湿了大理石地板。

想不到之前高不可攀、不可一世的柳总,现在竟然任由他们两人蹂躏玩弄,他的肉棒正在她的美穴里进进出出,另一个人的肉棒则被她含在嘴中,阿成和阿智各伸出一只手,揉着她硕大的豪乳和粉色的乳尖。

这在从前被她当狗呼来喝去时,是无法想像的情境,现在居然都成真了,还是在她的办公室里。

这张平常是她用来展现权力,侮辱下属时倚靠着的办公桌,即将成为他们用来轮流反覆奸淫她的地方,不知道她以後在这里办公时,脑中会不会一直浮现此时的情景?

想到这里,他兴奋得不能自已,感觉高潮接近了,便加速了抽送的动作,每一下都撞在柳欣仪的翘臀上,引起她美肉一阵阵震颤。

柳欣仪也发现了他的意图。

「不要……不要!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!」她哀求着。

他狞笑着,「我已经离职了,柳总,你不能再指使我做任何事。」

阿智用力抓住她的腰肢,「啪!」「啪!」「啪!」「啪!」「啪!」每一下都故意用力挺到最底。

「唔!唔!唔!啊!」阿智一阵狂抽猛送,让柳欣仪的快感也逐步升高。随着他每一下用力地插入,柳欣仪一双巨乳也剧烈地前後摇动着,撞在办公桌的桌缘。她感觉到阿智的肉棒最後一下狠插入她小穴的深处,然後一阵颤抖,把浓浊滚烫的精液通通射进了子宫。

「啊……」阿智一放开,她便双腿无力,失神地坐倒在地,双手捂住胸部,感觉浓稠热烫的液体沿着大腿正往外流,阿智那暂时疲软的阴茎,在她面前晃荡着,还往下滴着她黏滑的淫液。

「还没结束呢,柳总,」阿成不放过机会,溜下桌子,把她抱起来,让她仰躺在玻璃桌上,把她一双美腿高高举起,架在自己的肩膀上。雪白的大腿根部,是湿润的肉穴,洞口附近的阴毛,都被淫水沾得一片濡湿,阿智刚刚射进去的浓浊精液缓缓流出,流到办公桌上,阿成看着眼前的景象,都硬到发痛了,便把肉棒抵住了柳欣仪的小穴。

「不要、不要、求求你……我承认我做错了,我以前不应该那样对你们……求求你们放过我,你们要什麽,我都给……」柳欣仪躺在桌上,双手捂着胸,低声下气地哀求着。

「要是从前你求我,我还会考虑一下,既然现在已经太迟了,那就给我好好地干个几次,当成没有年终的补偿吧,柳总。」阿成说,肉棒对准了她的小穴,用力挺进去。柳欣仪虽试着抵抗了两下,奈何小穴在刚刚阿智的抽送下,湿滑得不行,根本没有任何阻力抵抗,一下便「噗哧」一声,被直插到底。

刚刚在柳欣仪小嘴的服务下,阿成的肉棒已经硬梆梆了,此时他更是用力架高了柳欣仪的双腿,毫不保留地狂抽猛送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刚刚才被阿成射在体内,柳欣仪惊惶不已,但现在她还是躺在桌上,美穴再度遭到蹂躏,快感却随着阿成的抽插,一阵阵传到大脑。

阿成的肉棒虽然不及阿智来得粗长,但却更加持久。刚才她用尽浑身解数,想用口交的方式让阿成泄出来,都没有成功。

阿成用力将她的美腿架得高高的,一面欣赏着,一面抽插着还没彻底被满足的小穴。

这个浪荡的姿势让她的快感加深了,他的每一下都顶着花心上,每次都让她的身体一阵酥麻。

「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发出了呻吟声。

「柳总,舒服吗?喜不喜欢被我干?」阿成深深浅浅地抽插着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喜欢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有比你老公喜欢吗?」

「他……他早就不行了……你好棒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比起阿智每次都用力地插到深处,阿成更能碰到她的敏感点。快感一波接一波,她内心告诉自己,她是被强迫的,可是现在她早已沈溺在其中,满心只想被男人狠干,一次次把淫荡的肉穴塞满。

她的长发早已散乱在桌上,被阿成抽送着的肉体在办公桌上前前後後地颤动,乳房一波一波地起伏着,像毫无抵抗力的残破娃娃,柳欣仪下意识地伸手想抓着什麽,却只是抓乱了身边的纸张。最後,她只能用双手反手扳住桌子的边缘,任由阿成抽送。

刚刚明明还觉得很屈辱,现在却只想被用力抽插,直到死掉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停,用力干我……」她胡言乱语着,都没办法意识到自己在说什麽了。

阿成的肉棒磨擦着肉穴,波波快感不可思议地涌出来,她看着自己被高高架起的双脚,透过天花板的日光灯,脚趾头都痉挛地蜷曲起来,淫水加速一波波地涌出,肌肤浮现了一层粉红色,泌出薄汗,简直无法相信,自己在被奸淫的情况下,即将到达高潮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行,不要了,我要死了……」她浪叫起来,淫穴一阵阵抽搐收紧,用力地夹紧男人的肉棒,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干死我了……」黏滑的淫水喷出来,溅在阿成的身上,还沿着办公桌往下滴落到地上。

「还没够呢,」阿成狞笑着,「你这个小母狗,今天不把你操到翻过来,我就跟你姓。」

「啊啊啊啊啊!!」她继续浪叫着,阿成加速了抽送的速度,雪白的豪乳跟着一波波颤动着,高潮继续往上攀升,这是其它男人所没有过的感受。

在旁边看着阿成奸淫柳欣仪的阿智,此时又渐渐硬了起来,他伸手揉着女人的双乳,并不时用嘴含住她坚挺的乳头。

他继续用力加速抽送着,看着柳欣仪淫声浪语,两个男人上下玩弄她的乳房和小穴,双重的高潮让她的眼睛翻白了,几乎要昏死过去,口中更是淫言秽语不断。高潮一波接着一波,她发出的那种叫声,就算她老公在旁边看着,她也认不得他是谁了吧?

终於抽插到要射了,阿成把阴茎抽出,把精液喷在她小腹上,柳欣仪则是抽搐不已,下体接连喷溅出淫液,痉挛的身体再一次达到高潮。阿成拉着她坐起来,叫她吞下剩下流出的部份。

接连没有间断的高潮已经让柳欣仪被干到失神了,她乖乖地把他的龟头舔乾净,把流出来的残精都喝下去。

接下来,两人又把柳欣仪抱到旁边用来接待客人的沙发上,让她用狗爬的姿势趴着,翘起浑圆的屁股,让两人深深地抽插;或是用坐姿的方式,轮流一次次干她,柳欣仪几乎不再抵抗了,百依百顺,配合他们所有的要求,彷佛变成两人的性奴,阿智用她硕大的双乳夹住他粗长的肉棒,在柔嫰双乳的包夹下抽送着,并在最後把精液射在她脸上,再要她吃下去。柳欣仪也都乖乖地照做了。

一个晚上下来,两个人轮流干了她几次,桌上、椅上,玻璃门边、甚至把她拉到阳台上,对着大楼底下人来人往的车流,轮流操着她淫荡的小穴,柳欣仪不但没有感到羞愧,反而因为离公共空间近,这刺激的感觉,让她又是高潮连连。

到快天亮时,两个男人才穿好衣服,准备离开,柳欣仪则是在一整晚的蹂躏後,整个人软瘫在董事长椅里,失神地看着这两个轮奸了她整晚的男人离去,两条修长的美腿分别搁在椅子的两侧扶手上,脸上、胸上、发上沾满了男人射出的精液,被抽插了一整晚而变得红肿的淫穴,暴露在两人的面前,还在往外淌着混和了白浊的精液的淫水。

她看着这两个男人,内心带着耻辱,身体却有高潮後的轻松。

她知道自己绝不敢对外提起今晚的事。而且,在往後的日子里,也许她会在深夜的办公室里使用着假阴茎,一边回想到今夜,一边自慰地达到高潮。

「再见了,柳总。」而两个得逞的男人,则是在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,踏着轻快的脚步离去。